新鲜对话
对话纪录片人:当我们谈团结与协作,我们在谈什么?


媒介环境更新迭代、信息内容海量爆炸、用户角色多重加持、产业边界日益融合等等都是可预期的转变,在这些大变化下,纪录片在影视传播谱系中的位置会有怎样的调整?真实性内容的价值要如何彰显?纪录片产业的未来又该怎样去想象?面对未知,纪录片人当如何团结与协作?




下面我们就来“新鲜对话:共创未来——纪录片人的团结与协作”论坛,听专家们共话纪录片产业的未来。




江苏省广播电视总台纪录片工作部主任曹海滨表示:“拍片子光有内部情怀是不够的,我们纪录片应该建立一个汇集项目和人才的平台。平台上包含每个人代表作品、创作经历、擅长方向,这对于体制类纪录片制作机构非常管用。”



中央新影集团发现纪实传媒副总经理、互动纪录片《古墓派》总导演董浩珉认为:“合作是特别重要的一件事,合作的前提是把自己的工作做好,做好分工才能形成产品流程,没有特别好的相互协作关系,就很难拥有产品思维,在市场上也很难得到大家认可。”




优酷副总裁、优酷泛文娱总经理干超指出:“今天协作不仅仅是纪录片不同工种的协作,更是一种社会协作,最后产生社会效应在观众、商业和平台上。优酷愿意从资金、选题、制作到后期、到互联网播放、到未来发行工作,给大家提供一条龙的解决方案。”




湖南广播电视台金鹰纪实频道副总监黄彩良谈到,从创作层面来讲,团结与协作是一个共同普遍的问题,最重要的是真心沟通。此外,我们要扩大朋友圈,广交朋友。纪录片只有兼具商业和非商业两种形态,我们的产业才能做大,团结协作才会更紧密。




北京伯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李东珅认为,制作机构在纪录片生产过程中是比较弱势的。寻求合作一般要注意两点:一是跟极少数人建立深刻的友谊,二是跟深刻友谊的人充分保持团结和深刻的协作。




中央电视台《探索发现》制片人刘帆指出,合作是纪录片创作者的一个共同方式,可以在播出、选题、投资等多方面进行合作。挑选合作团队最重要的是专业性,我们对历史文化类纪录片需求是旺盛的。”




中国纪录片网负责人兼纪录中国秘书长张延利表示,团结与协作核心是服务,这些年来也是做着这样的服务促成很多项目、团队、投资方和平台的合作。无论中国纪录片网还是纪录中国,希望我们平台可以给你提供更多的服务。


北京雅迪传媒首席内容官周艳讲到,团结协作的前提是分开。任何产业只有分工,才能会形成一个流程,才会形成一个协作。最近我们创作的《幸福实验室》就是团结协作的跨界新尝试,当我们寻求市场化生存的时候,跨界的产业链条会把我们自己角色定位找的更清晰。